[长篇作品] 龙珞的男人

好吧,最近有点萌主仆,人兽,NP。
这个,纯属手痒,欢迎批评,嘿嘿,不写悲文
~~~~~~~~~~~~~~~~~~~~~~~~~~~~~~~~~~~~~~~~~~~
~~~~~~~~~~~~~~~~~~~~~~~~~~~~~~~~~~~~~~~~~~~~~~~~~~~~~~~~~~~~~~~~~~~~~
第一章:落幕,夕阳下的远走
祭坛上,那个男人迎风而立,黑色的披风配上黑色的发,不怒自威,尽显王者风范
台下,五洲的国民整齐地跪在周围,齐呼青帝万岁
日月同辉,万千神兽在天空中翱翔,在水中欢腾,历时近百年的正邪对峙,终于结束于这位天之骄子手中,
天下太平,海晏河清,众人欢笑,台上的君王搂着久违的爱人
江山似锦,佳人如玉
这似乎又是一个故事的结局。
欢庆的背后,注定有落寞;烟花的下面,是陨落的星辰
各国的国民都朝圣似得奔入五洲大陆的中心,无人不想一睹这位年轻的天之骄子,那是一统天下的战神啊,
10年间大小数百场战役,为他赢得了五洲霸主的称号,和万民的臣服,甚至连远在边陲妖魔之地的大小魔兽部落,在他的威压下,都少有进犯。
但凡是中州大陆上的臣民,提到他们的君王,无不显露着尊敬与自豪。
与此同时,中州大陆与西洲大陆的关卡上,独行着一个银发少年
要不是他独特的发色和背后背着的巨剑,你很难在逆行的人群中发现他
“小兄弟,咋的这会儿出关,不多留两天看看热闹?这青皇登基大典可还要办上百日呢”现下五洲太平,收关的士兵无论是从人数上还是心态上都比以往轻松了很多
“该办的事办完了,自然要走”少年的声音有些沙哑、沧桑,听起来有些与他年龄不符的味道,欢庆中的老兵简单的看了看少年的证簿,露齿一笑,和善示意他可以出关了。
少年回以轻轻的微笑,在暮色的朦胧中,有种说不出的美感,老兵对着夕阳眯眼看了半天,落日刺眼,倒是看不清少年的具体相貌了
十日后,西州关内
“珞王殿下,哎~~~等等我啊,苍龙你这家伙昨天肯定么少喝,快点~~”说话的是五十开外的男人,一头棕红色的短发被发带束起,露出宽广的额头和有神的酒红色眼睛,一双武将的大手稳稳的握着一对狼牙巨斧。
男人的坐骑是一头成年的青龙,此时正高速在山间之中穿梭,鼻孔中喷着粗气,显然已经尽了全力,可无论苍龙如何加速,前方的银色人影都在满满变小
苍龙属木,虽然没有黄龙这样的地系龙兽的奔跑能力,但是在低阶坐骑中也以耐力和速度著称,前方那人明显实在用双足奔跑,却无论如何也赶不上去
酒红色头发的男人似乎知道光是追赶肯定是要被抛下的,双足使力,从龙背上一跃而起,双手各抡起一把赤红巨斧,向前方挥出两道光刃
银色的身影向上弹起,越过双刃,一道笑容越上酒红男子的脸,那两道红光的目标自然不是银发少年,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少年前方10米处的山脉被拦腰截断
硬生生的造出了一道悬崖,银发少年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向红发男子
“朱欣,你也要拦我?”少年的神情称得上冰冷,周身上下的威压使得男子身后的绿色巨龙匍匐在第,
红发男子一脸苦笑,是啊,如果这少年要走,放眼整个中洲,就算是青帝亲临,也是拦不住的,只是……多年的浴血的兄弟,就这么走了……
“珞王殿下,您走的事瑶华倪下给瞒下了,青帝陛下那头还不知道,请您务必和老朱回去,帝国才刚刚成立,青……帝他不能没有您啊”面对眼前纤细的少年,朱欣一连敬重,整个空气都凝固起来,面对号称百年来最强战神的银龙王,即使忽略他是青帝契约神兽的超然身份,光是他百战全胜的威名已经使得身为武将的朱欣敬畏不已和他近乎神级的实力,
“瑶华那丫头……也算苦了她了”
少年身形微晃,眼神变了几变,随即身形一闪,化身一头银色巨龙腾空而起
“冥那家伙都已经是青帝了,瑶华也算是苦尽甘来,我们当年的约定已经完成,契约结束,我自然是要回到龙谷中去,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既然契约没了,我也没有臣服于他,更无心什么封号,老朱你们人族一生不过百年,你我相识也有十载,他日相逢如若不弃,还是叫我一声龙珞吧”
朱丹望着银龙走远,笑容不再,眼神说不出的苍老,从他第一次与龙帝珞相见至今,足足有十一年,龙帝此时心中的不甘,朱欣自是懂得,但是青帝无疑是百年来人类最伟大的君王,君王的统治,不是战争,不是实力强大就能控制的,君王想要有自己的势力,就要制衡,要经营,要抛弃和遗忘,老朱作为人族的守将,为了人族的未来,也只有苦了那一抹银白了。
龙帝的离开,契约的解除,青冥怎么会不知道,知道了又能做什么呢?
人类与龙族相比,本就是弱小的,唯有那颗多变的心,还有那决绝的残忍,是龙族无论如何也比不了的。
因为强大而受伤,因为弱小而残忍,这世上的事物,本就没有绝对和完美,更没有妥协
龙帝的付出,和龙帝的希望,青帝一样都回应不了,青冥和青帝的区别,岂会单单是责任和姓名?
朱欣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想一起离开,远离中州那片锦绣和繁华的幻想,
青帝元年,似乎是一个好事连发的年份,只有两个消息微微的带起来些许波澜
帝国东洲元帅朱欣请辞、战神龙珞失踪
中洲的人们总是容易记住欢乐忘记悲伤,很快,一片欢闹中,又是一年春风。
1

评分人数

    • 惑之: 希望是篇有头有尾的原创呐~^^虾米币 + 30 XMB
good1

唉~~~今天的IBT,又一次见证了鄙人人品负爆发了~~~
听听力的时候,有一群小朋友在楼下默哀,
这个还不是最人品的,最人品的是我坐在D5的位子上,也就是窗户边上,
这个也不是最人品的,最人品的是窗户大开着
我一边做阅读,一边凌乱啊~~~~
想当年我考专八的时候,耳机里竟然有别人用方言念答案~~~~
问题是我根本就听不同方言,
所以说,世界上没有偶然,只有命啊


我的人品都会默默的积累
积累吧,我不要求爆发,只要求猥琐的灭亡
让我猥琐的打会字,休息一下吧,吼吼~~~
good1

TOP

第二章: 又是平等的契约
话说,看到龙珞离去的背影,朱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演戏还真TMD的不容易啊
此时朱欣身后的树荫里,已经走出了一个高挑的男人,水蓝色的长发配上金碧色的双眼,正是青帝座下的军师,现在的丞相,锦渝大人,如果说刚才落走的龙帝是青帝一统五洲的绝对利剑,那么锦渝便是青帝一扫六合的第一谋臣。
精灵族出身的锦渝拥有者人族无法企及的精神力,长久的岁月更是给了他无尽的经验,在这十年的征讨过程中,在他的谋略下,青帝的大军无数次的征服了实力远高于自己的国家。
可,即使是奇谋无数的他,看着龙帝远走的身影也浅,色的眼眸中却不禁透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
“小朱欣,我们回去吧,青冥那小子怕是拖不了多久了,人类真是麻烦的动物啊~”
锦渝毕竟是精灵族,看上去是要比年近不惑的朱欣要年轻的多得多,但他的实际年龄怕是要有上百岁了,在梧州大路上,生活着很多属性各异的种族,南方迷雾之森里的的精灵族、西方神秘山谷里的龙族、北方枯涸大地上的巨人族、以及东方群岛中生存的鲛人,人类虽然在数量上具有绝对的优势,但是在寿命、精神力方面却大大的弱于其他的种族,可以说如果仅就个体的属性而言,即使说人类是这个世界上最弱小的种族也是不为过的。
good1

TOP

人类确实是弱小的,但是他们的心却是所有种族中最强大的,心的强大不同于精神力的强大,人类的心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实际的实力上的任何提高,但是这复杂的心却使任何种族走不敢小瞧这脆弱的人。

中洲大陆,都城,皇宫内

五德城是一座华丽的、欣欣向荣的国都,商业发达,人民更是享受着百年来从没有过的自由和富足。

这里不仅生活着人族、连稀少的精灵族、巨人族也经常出现在五德城的闹市中

青帝作为五洲大陆的统治者,他的宅邸却是极尽朴素之能事,第一次去五德城的人,基本上都找不到皇宫的具体位置,即使是走到了门口,也多半会以为是稍大一点的民居,五洲帝国能在短短10年间繁荣起来,与青帝在取得天下以后依然保持着这份本源之心是分不开的

“陛下,锦渝和朱欣回来了”有着金色头发的少女扶床上的男人,看着男人苍白的面色,眼光中带着浓浓的担忧。

黑发的男子回以安慰的微笑,撑起自己的身子,
“看来他们是气走了小龙珞了,瑶华,扶我去书房吧”

被叫做瑶华的少女深知男人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却又不忍心忤逆男人,倾身扶起了床上的黑发男子

“青冥,说真的我还真怕你活不到我把小珞气走呢,你们这种主仆契约解除不是很麻烦吗,一个死了,只要契约不解除,另一个也玩完~~我看你一天到晚神神在在的,谁知道最不禁活的就是你,还算你有良心,没拉上我们可爱的小珞来陪葬,话说龙珞离开五洲大陆就能解除主仆契约么?不是说必须要有当年签订契约的魔法阵才行”毒舌依旧,锦渝的眼中那摸悲伤却是掩盖不了的,这次回来,青帝身上的死气更重了一些

“锦渝兄,面对我这个将死的人,而且还是你的平等契约伙伴,请你能不能显示一下你们精灵族的温柔善良呢”青冥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护短的蓝发军师,“放心吧,我和小珞签订的只是平等契约,我死了,他也会长命百岁,百子千孙的,我们之间的契约只要一方有意愿,随时都可以解除契约,咳咳…………”青冥的脸色瞬时变得更加难看,虽然极力掩饰自己的虚弱,但是此时屋内的三人,都太了解青冥了

无奈的看着青冥,锦渝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明明那么弱小,却执意要进入迷雾森林寻找变强的方法……或许这就是人类的强悍之处吧。

“老大,你……还有多长时间”作为相伴多年的兄弟,在这种情况下,朱欣还是选择了习惯的称呼。

“我的本命星已经于昨夜陨落,按照常理,最迟应该是今天晚上吧,老朱,寻找下任人王的任务我只有交给你了,我预测这任的人王应该是在五洲大战开始时前十年便已经诞生的,因为我逆天延命,让他多受了十年的苦,现在也应该超过15岁了,你和锦渝要好好帮我辅佐他,现在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五洲大陆需要一个有能力的君王……如果可以我真想亲自教导他……不过有你们二位,我肯定是放心了……事不宜迟,朱欣,你和瑶华现在就去寻找下任人王吧”


“陛下,我……”身为祭祀的瑶华似乎并不想在此时离开,撇开私心不说,守护人王是每一任人族祭祀的职责,站在青冥身后似乎已经成为瑶华的一种本能,离开濒死的君主,便是对自身原则的一种背叛,但是作为守护人类一组命运的祭祀,瑶华深知,此时,只有尽快找到下任人王,才能真的帮到自己的君主

“瑶华领命”美丽的少女尽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陛下,瑶华请求在教导完到下任祭祀和人王后,以死追随陛下!”

虽然祭祀瑶华喜欢青冥,已经成为大家心中公开的秘密,但是一向温顺的瑶华此时说出这种生死相随的话,也是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书房里一时间安静下来

瑶华是一名优秀的祭祀,所以她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感情,但是她也同时是一个女人,她敬爱并深深迷恋着自己的君王,这两种感情一直折磨着瑶华,虽然深知自己的君王心中始终都只有龙珞一个人的身影,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己喜欢他。

“瑶华,逆天延命术的效果,我相信没有人会比你更清楚,我死后,不会去往冥界,我的灵魂应该会被魔神吞噬,你纵然是追随,也不应该采用这样的方式,我和龙帝的事,你也应当指导,我不能阻止你喜欢谁,我死后更是无法阻挡你随我而去,但是作为一直以来的朋友,我希望你看看身边的其他关心你,甚至是深爱你的人,我这话是很自私,你是人族伟大的祭祀,是我忠诚的朋友,如果我的话不足以动摇你的决心的话,我只能以命令的形式要求你再辅佐我的继承人10年,十年之后,你要做什么,我这个死人也无从干涉了”

瑶华苦笑,青冥还是老样子,习惯性的把身边的人都安排的好好的,却不知道对于一个深爱着他的人而言,他的伤痛更大于自己的伤痛,把龙帝气走,用任务保全自己的生命……爱上一个只会关心别人,不会关心自己的人怕是比爱上一个自私的人更累吧

“请陛下放心,瑶华自当尽心辅佐下任人王,瑶华告辞,陛下保重!”瑶华已经是眼角含泪,这一去怕是再也无缘相见,可能这也是青冥真正派自己出去的目的吧。

“老朱,照顾好瑶华”这么多年的好兄弟,青冥怎么会不知道朱欣心中一直喜欢瑶华呢

“老大,保重!”红发的朱欣深深的望了青冥一眼,也紧随着瑶华,走了出去。


“小青冥,快病死了你也还是老样子,不就是担心瑶华丫头么,放心好了,有本军师照着老朱,他肯定会抱得美人归的,话说你们人类真是麻烦,有话也不好好说,拐弯抹角的。”

“这么说锦渝你会留下喽。”

“当然啦,你是我的平等契约人嘛, 我们精灵族一生只签订一个契约,你死了,我的伙伴还会是你,自然替你这个短命的霸主守住江山喽”

发现现在自己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青冥心道怕是真的不行了呢,自己的天命本来比现在还要短5年,若不是身为祭祀的瑶华使用了逆天的黑魔法延长了自己的寿命,肯定是无法看到现在五洲统一的局面了。只是还有一件事……必须要做……
“”
good1

TOP

人类确实是弱小的,但是他们的心却是所有种族中最强大的,心的强大不同于精神力的强大,人类的心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实际的实力上的任何提高,但是这复杂的心却使任何种族走不敢小瞧这脆弱的人。

中洲大陆,都城,皇宫内

五德城是一座华丽的、欣欣向荣的国都,商业发达,人民更是享受着百年来从没有过的自由和富足。

这里不仅生活着人族、连稀少的精灵族、巨人族也经常出现在五德城的闹市中

青帝作为五洲大陆的统治者,他的宅邸却是极尽朴素之能事,第一次去五德城的人,基本上都找不到皇宫的具体位置,即使是走到了门口,也多半会以为是稍大一点的民居,五洲帝国能在短短10年间繁荣起来,与青帝在取得天下以后依然保持着这份本源之心是分不开的

“陛下,锦渝和朱欣回来了”有着金色头发的少女扶床上的男人,看着男人苍白的面色,眼光中带着浓浓的担忧。

黑发的男子回以安慰的微笑,撑起自己的身子,
“看来他们是气走了小龙珞了,瑶华,扶我去书房吧”

被叫做瑶华的少女深知男人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却又不忍心忤逆男人,倾身扶起了床上的黑发男子

“青冥,说真的我还真怕你活不到我把小珞气走呢,你们这种主仆契约解除不是很麻烦吗,一个死了,只要契约不解除,另一个也玩完~~我看你一天到晚神神在在的,谁知道最不禁活的就是你,还算你有良心,没拉上我们可爱的小珞来陪葬,话说龙珞离开五洲大陆就能解除主仆契约么?不是说必须要有当年签订契约的魔法阵才行”毒舌依旧,锦渝的眼中那摸悲伤却是掩盖不了的,这次回来,青帝身上的死气更重了一些

“锦渝兄,面对我这个将死的人,而且还是你的平等契约伙伴,请你能不能显示一下你们精灵族的温柔善良呢”青冥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护短的蓝发军师,“放心吧,我和小珞签订的只是平等契约,我死了,他也会长命百岁,百子千孙的,我们之间的契约只要一方有意愿,随时都可以解除契约,咳咳…………”青冥的脸色瞬时变得更加难看,虽然极力掩饰自己的虚弱,但是此时屋内的三人,都太了解青冥了

无奈的看着青冥,锦渝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明明那么弱小,却执意要进入迷雾森林寻找变强的方法……或许这就是人类的强悍之处吧。

“老大,你……还有多长时间”作为相伴多年的兄弟,在这种情况下,朱欣还是选择了习惯的称呼。

“我的本命星已经于昨夜陨落,按照常理,最迟应该是今天晚上吧,老朱,寻找下任人王的任务我只有交给你了,我预测这任的人王应该是在五洲大战开始时前十年便已经诞生的,因为我逆天延命,让他多受了十年的苦,现在也应该超过15岁了,你和锦渝要好好帮我辅佐他,现在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五洲大陆需要一个有能力的君王……如果可以我真想亲自教导他……不过有你们二位,我肯定是放心了……事不宜迟,朱欣,你和瑶华现在就去寻找下任人王吧”


“陛下,我……”身为祭祀的瑶华似乎并不想在此时离开,撇开私心不说,守护人王是每一任人族祭祀的职责,站在青冥身后似乎已经成为瑶华的一种本能,离开濒死的君主,便是对自身原则的一种背叛,但是作为守护人类一组命运的祭祀,瑶华深知,此时,只有尽快找到下任人王,才能真的帮到自己的君主

“瑶华领命”美丽的少女尽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陛下,瑶华请求在教导完到下任祭祀和人王后,以死追随陛下!”

虽然祭祀瑶华喜欢青冥,已经成为大家心中公开的秘密,但是一向温顺的瑶华此时说出这种生死相随的话,也是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书房里一时间安静下来

瑶华是一名优秀的祭祀,所以她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感情,但是她也同时是一个女人,她敬爱并深深迷恋着自己的君王,这两种感情一直折磨着瑶华,虽然深知自己的君王心中始终都只有龙珞一个人的身影,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己喜欢他。

“瑶华,逆天延命术的效果,我相信没有人会比你更清楚,我死后,不会去往冥界,我的灵魂应该会被魔神吞噬,你纵然是追随,也不应该采用这样的方式,我和龙帝的事,你也应当指导,我不能阻止你喜欢谁,我死后更是无法阻挡你随我而去,但是作为一直以来的朋友,我希望你看看身边的其他关心你,甚至是深爱你的人,我这话是很自私,你是人族伟大的祭祀,是我忠诚的朋友,如果我的话不足以动摇你的决心的话,我只能以命令的形式要求你再辅佐我的继承人10年,十年之后,你要做什么,我这个死人也无从干涉了”

瑶华苦笑,青冥还是老样子,习惯性的把身边的人都安排的好好的,却不知道对于一个深爱着他的人而言,他的伤痛更大于自己的伤痛,把龙帝气走,用任务保全自己的生命……爱上一个只会关心别人,不会关心自己的人怕是比爱上一个自私的人更累吧

“请陛下放心,瑶华自当尽心辅佐下任人王,瑶华告辞,陛下保重!”瑶华已经是眼角含泪,这一去怕是再也无缘相见,可能这也是青冥真正派自己出去的目的吧。

“老朱,照顾好瑶华”这么多年的好兄弟,青冥怎么会不知道朱欣心中一直喜欢瑶华呢

“老大,保重!”红发的朱欣深深的望了青冥一眼,也紧随着瑶华,走了出去。


“小青冥,快病死了你也还是老样子,不就是担心瑶华丫头么,放心好了,有本军师照着老朱,他肯定会抱得美人归的,话说你们人类真是麻烦,有话也不好好说,拐弯抹角的。”

“这么说锦渝你会留下喽。”

“当然啦,你是我的平等契约人嘛, 我们精灵族一生只签订一个契约,你死了,我的伙伴还会是你,自然替你这个短命的霸主守住江山喽”

发现现在自己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青冥心道怕是真的不行了呢,自己的天命本来比现在还要短5年,若不是身为祭祀的瑶华使用了逆天的黑魔法延长了自己的寿命,肯定是无法看到现在五洲统一的局面了。只是还有一件事……必须要做……
“”
good1

TOP

还是回个贴,支持一下原创啊。。。
good1

TOP

呐...呐...
表示与楼主爱好相同~~~
还有,文文很好丫~~~
good1

TOP

刚才看到了很囧的一幕
一个美眉,一个纸盒,一只小小的奶牛猫,
路灯,小奶牛虚弱的叫着
我去和美眉搭讪,主要是为了美眉
美眉含羞道~猫咪是昨天捡来的
我看美眉很有爱心的样子,替小奶牛猫弱弱的高兴了一把~~于是和美眉一起聊天
~~小猫的叫声引来了一只大猫
大猫很母爱的向小猫咪靠拢,我星星眼的期待一场大爱
大猫却一口咬住小猫的脖子,狠狠的咬,像要吃了小奶牛一样
我赶紧把大猫赶走,奶牛猫和大猫一起惨叫
美眉这时候,带着奶牛跑了
我突然有点郁闷,觉得大猫毕竟是奶牛的妈妈,奶牛的生死人家是由决定权的(小学课文的流毒)
我听着大猫的惨叫很纠结的觉得自己是拐卖儿童的共犯
为了安慰大猫的心灵,我去食杂店,买了6元的双汇,
我本以为大猫肯定要安慰很久才肯吃
不料我还没把香肠扒好,人家就一口叼上(和它咬小奶牛猫一个动作),绝尘而去
身后店老板不好意思地说,那个猫是她家的,公猫,叫是因为没有喂食
我还是去老老实实的写汉字,说人话吧,以我的智商和动物交流,估计要下辈子
good1

TOP

话说我们家小珞珞也是动物哈 ~~~话不多说~~~可能是我写的不是很好支持的同志比较稀缺
但是写文章主要是自娱,虽然我不是很喜欢继续自己DIY了,但是还是不要留坑,坚持把小珞珞的男人,一个个都华丽丽的写出来吧
good1

TOP

第三章:死神来了
锦渝记得,青帝确实是在当晚就离开了,
青帝走的很安静,据最先发现的侍女说,青帝面目含笑,若不是从未荒废政务的他,那天久久不上早朝,旁人看他,都会以为只是简单的睡去了。

锦渝摸了摸自己手上渐渐暗淡下来的环形契约图案,
犹还记得当初订立契约时的灼热,记得当年少年清澈的眼神,
记得契约完成时,少年倒在自己的怀中,记得少年身上木叶的清香,这一刻一直伴随着契约将一个人深深的刻印在锦渝的心里
怕是在自己长久的岁月里,这个身影也会像契约一样,虽然不复当初的灼热,却也永远不会淡去了…………


青帝青冥自信一生从未背信于自己人,就算是作为敌手的黑暗一族也敬重自己的为人,
唯一一件算得上是出于私心的决策,便是逼走自己唯一的知己,最好的朋友,最信任的战将,最留恋的爱人
不是不爱,不是怕失去,不是畏惧死亡
青帝只是太了解,那个战场上所向披靡的龙帝,有着一颗,人类的心
坚强,又脆弱…………
作为君主,自己必须保护自己弱小的族人;作为爱人,自己只能保证一生一世一心

据说,人死时,背负的泪水,都会化成自己来世的罪
那么,
即使没有来世,即使依旧牵挂
也让自己面带微笑干干净净的走吧.
good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