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在遥远的龙域,至高的圣峰之巅
一滴冰蓝色的眼泪,顺着少年清秀的面庞,缓缓滑落,消失在迎风飞舞的银色长发间
“族长哥哥,你为什么哭了”
“人类真是短命的动物啊”
“族长哥哥,我们龙族很强大的嘛,长久的生命,天生的魔法,广袤的领地,还有伟大的族长哥哥,嘻嘻”
摸摸少女柔软的长发,自己见到青冥之前怕也是这么的自信吧,自信自己种族的优越,人族对于自己来说,
不过就是长久的岁月里,一种解闷的游戏
但是为什么,这场游戏结束时,自己却明白了失望与悲伤
good1

TOP

第四章:   叛乱与迷惑

“族长,您不在的日子里,地龙一族多次侵扰人族的边境,有传言称地龙一族已经投靠黑暗势力,随时准备公开脱离我族”
龙珞皱起了秀气的眉,记得地龙一族里都是些体形笨拙、智力低下的混血龙族,一直以来需要正统龙族的庇护,并不在龙域里生活。
地龙一族多和其他种族杂交,能力低弱,一直以来都臣服于龙域的威压下,多年来并没有搞出什么大乱子
是什么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胆子? 看来有必要去地龙一族生活的荒芜沙漠看一看了
“火龙长老,我要亲自去看看,族里的事,就拜托您了”
话音刚落,巨大的银色身影便升腾而起,化作一道银色的光电,飞入了暗沉的夜色中

不远处的火光起了龙珞的注意
龙珞不是第一次来这里,记忆中此地应该是沙漠的入口,原本有一个中等大小的人类村落
此时的村子却笼罩在一片火光中,到处是人族凄惨的哭叫,几只成年的地龙正在肆无忌惮的喷出熊熊的火焰
还有几只则在撕咬着未死的人
多年来的浴血奋战,使得龙珞对人类有着莫名的亲切感
一声清亮的龙吟,一只银白色的巨龙腾空而起,数道闪电直击地龙的头部
伴随着烧烤血肉的气息,几只硕大的地龙竟被瞬间秒杀,只有一只最为巨大的地龙一息尚存,
即使是见识浅薄的地龙一族也知道,龙族中银色的光明巨龙是龙族中最为高贵的种族,地龙自知不敌,吐出撕咬的人类,匍匐在第,呜呜的祈求龙珞的宽恕
化身银色巨龙的龙珞丝毫没有同情这作恶多端的地龙,又是一道闪电破空而下,结束了地龙的生命

环视四周,基本已经没有活人的气息了,自己还是晚来了一步
龙珞换回人形,查看了几只巨龙的尸体,并没有被黑暗巫术控制的痕迹,怕确实是地龙一族有了不臣之心了
收起几只巨龙的逆鳞作为证据,龙珞转身准备离开,突然脚踝被紧紧的拽住
低头一看,正是那被最后一只巨龙吐出的人类,虽然浑身是血,脸上也污秽不堪,但是一双眼睛却是干净而清明的,像极了五德城中的那个人。
龙珞恍惚的抱起了血泊中的少年,轻轻的搂入怀中,仿佛拥着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品。
龙珞担心少年的身体,不变多做耽搁,既然证据确凿,地龙一族便不好抵赖,先回到龙域治疗少年要紧

龙珞回到龙域后,立即召集了水龙族最好的医生为少年诊治,少年只是失血过多,在众龙的努力下,很快便平安脱险,龙珞这才放下新来,交代了清剿地龙族的事宜
等龙珞和众位长老商量妥当之后,已经是次日清晨,
龙珞看到了清洗干净的少年,略微的有些失望,
除了眼神,少年和青冥没有一丝相像,连气质都截然不同
少年没有青冥的那份沉稳与霸气,更没有那摸自己熟悉的微笑
但,少年给自己的熟悉感却一直存在,这使龙族的君王很是困惑
到底是什么,使得这毫无关系的两个人,给人如此相似的感觉
1

评分人数

    • 惑之: 更新奖励虾米币 + 20 XMB
good1

TOP

继续今天的更新吧
good1

TOP

第五章:复活的契约

龙珞从看护那里得知,这个被自己捡回来的小男孩叫琥珀,本就是个孤儿,在村子里靠帮工过活。

琥珀本就是个15岁的少年,龙域中未到千岁的龙族都是一律的少年模样,少年心性本就容易适应新鲜事物,没多久就和一众龙族少年打成一片。

等龙珞忙完了地龙一族的叛乱再回来的时候,才惊讶的发现琥珀已经成为龙域中家喻户晓的人物了

撇开人类的身份不说,琥珀是个很开朗、乐观的孩子,乐于帮助别人,多年来的独立生活更是练就了一手烧菜的好功夫,虽然说龙域中的龙族本身的魔法都很强悍,但是谈到烧菜,基本上都是烤熟就不错了,以至于整个龙域内华丽丽的近千万龙族,竟然没有几个拥有像样的厨房。

即便厨艺如此不堪,龙族可都是美食家。平时苦于本身不善于烹饪,这回琥珀来了可好,基本上天天都被请到龙族的家中做客,当然啦,这个客人是要下厨就是了

人族不是有句古老的预言么:抓住一个人呢的胃就是抓住一个人的心啊~~~~看来这句语言还真的没有种族界限啊。

显然小琥珀的这门手艺在龙域内很是吃香,龙珞大人发现才刚刚表露自己想把琥珀送回人族的意思,就遭到了长老会的集体否决,这在龙珞被选为族长之后可是第一次,全票反对啊,龙珞郁闷的想哭

于是乎我们英明神武、所向披靡、清秀可人的龙帝大人不得不每天困惑于琥珀带给自己的种种异样感觉,通过多日来的接触,龙珞清楚的感觉到琥珀和青冥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可是这该死的熟悉感咋就这么的烦人呢!

如果可以选择,我们伟大的龙帝大人或许宁愿再去沙漠杀光一众地龙也不愿意再在这种郁闷中挣扎了。

可惜,琥珀是个好到让人没有办法生气的体贴孩子。可能是看出自己的救命恩龙最近心事重重的样子,不仅主动包办了龙珞的一日三餐外加茶点,而且经常去龙域附近的山谷里采些微香的野花来装点龙珞的书房。

龙珞本身也不是刻板的人,久而久之,对琥珀的态度也就渐渐缓和下来,偶尔外出还会给龙珞带些有趣的小玩意。


对于龙族来说,时间虽不是永恒的存在,但长久的岁月却也使他们淡忘了时光流逝的速度,不知不觉中,3年过去了,18岁的琥珀已经成长成一个有着金棕色短发的高大青年。


“琥珀哥哥~~等等我啦~~~你听我说啦”红头发的小男孩有着可爱的小鼻子和碧绿色的眸子,长时间的奔跑使得他白皙的皮肤上沾满了汗水,“我终于500岁了哦,族长答应我这个月内给我举办成年仪式,琥珀哥哥,我终于可以和你签订签约啦~~焰火好高兴哦”


琥珀本来急着回去给龙珞做饭,没注意到身后的火龙族的小家伙,这会儿听到声音才转过身,却被跑着的小焰火撞了个满怀,小小的人儿虽然跑得满身是汗,但是仍然飘散着好闻的奶香,哪里像是威风凛凛的火龙,分明像只可爱的小狗………………(*^__^*)


“唉唉,焰火乖,你还小嘛,契约什么的不着急哦~等你大了再说好不好”虽然着急回家,但是琥珀的脾气一向好的没话说,小焰火又这么的可爱,实在是不忍心直接拒绝小焰火。

“可是妈妈说,哥哥是她见过的最有天赋的人类魔法师,人又好而且……妈妈还说你做的饭很好吃哦……我听说其他元素龙族中没有签订契约的龙族都很想和你签订契约啊……你一定是嫌焰火牙齿不够锋利、尾巴不够健壮对不对…………呜呜”


焰火说的是实情,起初因为琥珀的好脾气好手艺确实是吸引了很多的青少年龙族要和他签订契约,有的甚至提出签订主仆契约,但是琥珀觉得契约很麻烦,就是没有契约,只要朋友有需要,琥珀依然会义不容辞的帮助朋友的,有了契约反倒觉得别扭,所以他就一一婉言拒绝了。
  

  龙族是一个不喜欢欠别人情的种族,既然琥珀态度这么坚决,也就换了另一种方式————教琥珀龙族的魔法,于是琥珀今天这家学点,明天那家再学点,有时龙珞也会指点一下,便胡乱的学成了一名法师,在龙域里他的实力只能说是很一般的,但再一般也是龙魔法啊!要是放到五洲大陆上,在他这个年龄段也算得上是很优秀了。
good1

TOP

“琥珀哥哥~~~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办成人仪式,一直缠着你…………呜呜……”

   这个威胁要是换了别人怕是没什么力度的,但是一来琥珀确实是疼爱这个火龙族的小宝贝,二来也深知这个小龙的倔脾气,确实是说的出做得到的,以往的龙族找他要求签约的都还自恃矜持,没有这种无赖打法的,偏偏我们的琥珀就很吃着一套。


“好啦,哥哥答应你还不成,也不知道你这500岁是怎么过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别哭啦……我们的小焰火最漂亮了,将来一定能成为一只漂亮的火龙”

“我不要漂亮,我要像龙珞哥哥一样威武!!…………诶…………哥哥你答应啦…………Yeah!!!!”我这就和族长哥哥说去!!!妈妈这会儿也在长老室,我要让妈妈也知道,哈哈~~~~”

琥珀默默焰火柔软的红发,抱起这个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小鬼,快步向龙珞的城堡走去,他算是怕了这个小家伙了,再不答应,龙珞的晚饭就来不及做了。

时间紧迫,龙珞又有按时吃饭的习惯,琥珀来不及和长老室里的各位长老打招呼便一头扎进厨房,等他出来时,焰火已经把他答应签订契约的事弄得众所周知,连龙珞都在一旁好笑的看着自己。


于是,第二天清晨,像是怕他反悔一样,火龙一族迅速的准备好了仪式所需的一切,


火龙族的族长是一位,有着红色大波浪头发的美女,看到儿子终于长大了,还同时拥有这么可靠的契约人,这位大美女族长竟高兴的哭了起来


"火龙族那家伙的情感波动真是强烈啊………………" 青龙一族的族长扬起自己蒲扇一样的大手,拍在琥珀的背上,虽然他老人家已经很温柔了,但是那可是龙族的长老的‘温柔’哦~~琥珀还是被打得险些跌倒

琥珀作为契约人,自然是和我们的小焰火一起站到了祭台之上,琥珀今天穿了一件银色的法师长跑,这是用神秘森林的独角兽的的尾毛编织而成的,其中加了月精灵的长发,增加了魔法祝福效果,而我们可爱的小焰火,则是一件由朱雀赐福的天铁战甲,这件战甲是焰火的父亲留下的,本来是很威武的战甲,穿在小焰火身上,则显得十分搞笑。

龙珞作为族长,自然要主持这次重要的活动,龙珞作为神圣银龙穿着族中正式的装束,银白色的帝王长袍闪着神圣的光芒。

“龙族族长珞,敬告元始天尊,敬告各方天帝,古火龙族弟子焰火,以利成年,并人族法师琥珀,品行纯良,缔契于火龙焰火,特此通告八荒五洲。”

同样的誓词,13年前,自己也曾对那个叫青冥的人类说过,可惜那个人最爱的终究不是我……

一缕回忆浅浅的飘过,龙珞手下利索的结起一道魔法阵,成年的龙族都很熟悉,这是帮助幼龙的人类形态成长的魔法阵,龙虽然高贵,但是毕竟是鳞爪类的一员,自然的龙体可以自然的成长,但是人类的形态却必须要由长老或族长来凝成,这便是为什么499岁的龙的人形还是幼年儿童,而500岁便成为了少年;像龙珞这种神圣巨龙是特例,因为寿命远长于一般的巨龙,他们每次生长的周期是1000年。

与此同时,另一道魔法阵也已经结成,这便是契约魔法,但是这道魔法阵却没有如众龙所想的分别落在焰火和琥珀身上,反而凭空消失了,与此同时,另一个魔法阵自行凝结在空中,同样是一个平等契约魔法,魔法阵在空中闪耀数秒后,化作两道光圈,一道射在了琥珀的右手上,另一道竟然直接落在了龙珞的左手背上……

台下的众龙包括各族的长老均未发生过如此的事件,一时不由得惊呆了,对于左手的印记龙珞却是再也熟悉不过了,这就是他和青冥的印记,此时印记发出了耀眼的光辉,仿佛是新刻印上去的一样。

明明解除了的约定,明明应该憎恨失信于自己的人类,为什么此时此刻再看到这个印记,龙珞却觉得莫名的安心。


此时的台上已经乱成一团,烟火自然在大声的哭,琥珀呆呆傻傻的站着,各族的族长除了安慰焰火的火龙王之外,都表情凝重望向琥珀和龙珞。只有一种情况可以解释眼前的局面,就是琥珀在和焰火签订契约之前,早已经和族长秘密签订了契约。

龙族是很讲信用的,既然已经有了契约,便不能和其他人订立契约。琥珀的行为明显是触及了他们的道德底线。

火龙族的族长,溺爱儿子是出了名的,此时早已怒火中烧,化作一只百米长的巨大赤龙,招来一阵火球就向琥珀击去

琥珀此时也是呆了,一来他根本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再者说变化产生的也太快了,他只是呆呆的站在台中央,早就不知如何是好。

火球就这么直直的冲向了琥珀,大家都呆住了,等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阻止。

就在火球吞噬琥珀的一瞬间,一道光幕自台下飞出,挡住了炽热的火球,让大家惊异的是保护琥珀这个人类的竟然是已经不问族中事务多年的上任族长,也就是龙珞的叔父,神圣银龙龙吟大人。

“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这个魔法……”龙吟缓缓飘到台上,“各位,我龙吟可以担保,这个契约并非是琥珀订立的,情况比较特殊,容我稍后向大家解释。请大家稍安勿躁,火龙王我之后必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也请你先和焰火会去等待”

说实话火龙王当时也是比较冲动了,并不是真心的想伤害琥珀。只是没想到琥珀会一动不动的站着,火球冲出时她就后悔了,火龙族虽然性子火爆,却也是闪亮耿直的龙族,更何况,龙吟大人发话了,自己自然也不好为难琥珀,于是拉走了仍旧哭泣的焰火。

“珞儿、琥珀,你们和我来,我要了解一下为什么你们会拥有这个重生契约。”
good1

TOP

还是废话一下,因为鄙人写的太@@,所以没有人类看~~~(淡定的画圈圈)
不过每天写一点自己还是很开心的,鄙人以码字为乐~~明显的找虐,嘿嘿
所以,,即使是光景惨淡,我也要坚持不弃坑
把郁闷发泄到小龙龙身上去吧
good1

TOP

第六章: 自深深处的爱意

此时,龙域的长老室内只有三个人,中年银发男子坐在唯一的金色椅子上,旁边站着一名金棕色头发的白袍法师,法师身后是一名银发少年,少年微微低着头,清秀的面庞隐在月光般的长发下。

“小珞,我记得你回来时说过,那个人类已经没有了契约之心,你们的契约自然解除了,现在竟然出现了重生契约,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原因。”

龙珞沉默了,那个人至始至终,一直爱着自己,这个答案呼之欲出,但是此时此刻,面对这份没有被死亡扼杀的感情,龙珞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尊敬的神圣巨龙倪下,什么是重生契约?”一直处于呆滞状态的琥珀这会儿才从震撼中清醒过来,“我确实没有和龙珞陛下签订过任何契约啊”

“琥珀,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今年应该是18岁了,那个人已经去世3年了……我怎么早没想到呢,一切都说的通了……哎…………琥珀后退!!小心龙珞!!”

几乎是同时,龙吟闪身护到琥珀身前,张开了一个光明结界,将自己与琥珀包在里面。

琥珀吓了一跳,发现龙珞的周身早已无意识的形成的一股气流,整个大厅内弥漫着一股悲伤而肃杀的力量,几道血色的光柱从龙珞的全身向四周散射,华丽的大厅几乎瞬间就被扫平,只留下金属燃尽后的液体和飞扬的灰烬。

用意念控制元素流动,本来就是神圣巨龙的强大之处,但是能像龙珞这样,不需要吟唱,甚至是没有刻意为之就驱动元素,连被誉为百年以来龙族中实力最强的龙吟也不得不承认龙珞的天分。

此时的龙珞早已被悲伤与回忆淹没,这种悲愤与自责的情感和当初自己误以为青冥的背叛产生的伤感不可同日而语,就如同一件绝世的美玉,在失而复得的同时,粉碎在你的面前。

拥有的同时,便早已失去,哀莫大于此!

但是契约的重生是骗不了人的,不负天下不负卿,青冥走的干干净净,却留下了深深的甚至是无言的温柔和爱意……这些是龙珞以往最珍贵的,也是此时此刻,当天地间再也没有一个叫做青冥的家伙的时候,龙珞最怕听到的消息。

偌大的长老室内此时已经被龙珞的元素场完全控制,连龙族第一高手龙吟此时也已经在全力支持结界。

而身处危险的琥珀却丝毫没有畏惧,正相反,他感受到了整个空间内充斥的龙珞浓浓的悲伤,琥珀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一种想法,今生今世,哪怕是欺骗你,伤害你,甚至杀死你,我也不要再让你如此伤心了。
1

评分人数

    • 惑之: 更新奖励虾米币 + 10 XMB
good1

TOP

随着时间的流逝,龙珞的领域操控不但没有减弱,空气中的元素气息反而日益浓郁,龙吟焦急的看到自己展开的结界在元素的侵蚀下,范围渐渐地在缩小……耳边不断传来结界与领域元素相互摩擦的刺耳声响。

琥珀仍旧一动不动地盯着领域中心的龙珞,心似乎已经被龙珞的悲伤同化了,自幼失去家人的他理解失去的悲伤,也懂得对于龙珞来说,这是种毁天灭地都不足以填补的空虚与失落!

琥珀的周身渐渐凝聚起了淡金色的雾气,这些雾气犹如活物一般缓缓的融入到结界之外的领域内,领域元素对于这些金色的光芒并未产生排斥,很快的整个房间内的空气都闪动着淡金色的光辉,空气瞬间变得浓稠异常,几乎令人难以呼吸……

乳金色的元素场渐渐的稳定下来,整个房间似乎是一个渐渐冷却的布丁,整个龙域内的元素力量几乎被这块布丁吸收殆尽

龙吟此时自然全神贯注的忙着维持结界,再加上一切发生的太迅速,光芒和元素的融合近乎是在瞬间完成的,即使是龙吟也没有注意到琥珀变化,此时此刻的龙珞变得异常危险,如果整个元素领域的能量爆发出来,足足可以毁灭整个龙域。

作为上任族长的龙吟深深的明白,哪怕是牺牲自己他也必须阻止龙珞,不能让龙族的基业毁于一旦。

龙吟摘下自己胸前佩戴的银色项链,轻轻地将尚存余温的链子给琥珀戴上,这是银龙祖先的灵魂凝化而成的神器,足可以在任何情况下保护这个男孩的安全,虽然龙吟对人族没有特别的感情,但是,多日来的接触使龙吟相信,琥珀这孩子,不仅会给人族和龙族,也一定会给五洲大陆带来崭新的未来。

保护好琥珀的龙吟再无顾虑,结界的光芒在瞬间闪亮起来,这是龙吟在吸收光明神圣能量,空间内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其他元素,但作为最高元素的光明和黑暗能量龙珞现阶段还不能掌控,只是在领域内流动,并未和领域融合。

这便给了龙吟机会,随着光明能量的累计,渐渐的布丁一般的领域被渐渐地被光线切割开来,脱离领域的元素能量瞬间融入周围的环境中,很快,巨大的布丁被切割殆尽,但是激烈的能量碰撞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破坏,龙堡的顶端已经被磨平,此时的龙堡,就像是被硬生生削去了尖端的山峰,其他的龙族此时也发现了龙堡的变化,但是无奈此时龙堡附近的能量已经过于强大,一般的龙族根本无法接近。

渐渐的有年幼的龙族无法承受,几位龙族长老,此时正忙于引导各自的族人到安全的环境避难。

即使还未完全成熟,作为族长的龙珞的实力还是可以用恐怖来形容的,在超常爆发的情况下,即使是处于巅峰的龙吟也无法轻易消除龙珞的影响,更何况,重生契约已经完全启动,琥珀的力量也融入了领域之中。

龙吟其实也感受到了这份力量,但是他不可能想到这是作为人族的琥珀可以提供的,那可是足以辅助整个领域内四大元素的另一种力量,而且并具有任何他已知的属性。
good1

TOP

第七章: 空间属性大蘑菇

很快的,光明属性凭借其作为上位属性的优势,以最快的速度,驱散了暴走的自然元素,但是出乎龙吟意料之外是事情发生了。

随着布丁的消失,另一个淡金色的元素领域渐渐显露出来,这才是龙珞领域的核心,而组成这个领域的元素,竟然是……空间属性!!!

空间是与时间、光明、黑暗并存的四大上位元素。凭借这光明属性神圣银龙一直以来在五洲大陆地位超然,即使是放眼整个世界,也只有五洲之外的魔域存在着掌握黑暗元素的强大妖魔,空间和时间这两个属性的魔法,从来没有现身于人世。

可以说,这是已知的历史中光明属性与空间属性的首次对抗,即使是龙吟,也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琥珀仍然保持着清醒,虽然自身的力量像是不受控制一样从右手上的契约图形处涌出,但是他已经可以自由的控制自己的行为了,周围的领域对他并未产生排斥,除了呼吸有些困难,琥珀并未感到太多的不适。

在大厅中央,龙珞的银发环绕在身体周围, 清秀的眉紧紧的拧在一起,似乎在承受这极大的痛苦,嘴角却浮现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琥珀像是着魔了一般,缓缓的走向暴走的龙珞,此时龙吟已经退到了领域之外,并没有看到琥珀的动作。

此时的龙珞则是沉浸在回忆之中,前尘的种种犹如走马灯一般的晃过,千年的岁月不过匆匆几秒;而十年的光影却一直在眼前盘旋,对的,错的,遗憾的,留恋的,逝去的生命似乎仍然鲜活的存在于空间之内,每一个眼神、每一份微笑都新鲜的存在着,可以拥有这些,即使一直留在这里似乎也不错呢?

眼前渐渐凝成了那个人的身影,即使没有了灵魂,爱意依然存在于彼此的心中,龙珞任凭自己的泪水冲刷着3年来的思念,想上前拥住爱人,却怎么也接触不到那模糊的身影。

“青冥。你丫的!!!!说死就死!!!”

“这个我可不是我说的算哦~”熟悉的戏谑声音自灵魂深处响起,龙珞犹如被电流击中一般,呆呆的一动不动。

“你不是形神俱灭了么!!!!不要告诉我这年代还有亲妈作者!!”

“额………………这个……严格来说,我是不存在了,存在的不是青冥,而是我死前存留在契约中的意识,只有我们订立契约的本心不变,这个契约将一直存在。”

“无耻!!!那老子不是还要替你卖命?说你和琥珀是什么关系!你要是敢说私生子你就等着五洲大陆全灭吧”

“哈哈,我才多大,上哪里搞那么可爱的儿子去,不过如果珞珞愿意给我生一个,即使是再可爱的儿子我也不吃醋哦~”

“人都没了还耍流氓!!不要回避问题,琥珀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可以继承你的契约,而且无需我的同意”

“其实琥珀和我并未真正的相互见过,非要说关系的话,大概就是我欠他5年的时间吧,8年前,我瞒着你运用古书中的逆天魔法占有了下任人王的5年寿命。”

“你说那小子是你的继任?”

“嗯嗯!~珞珞真是冰雪聪明”

“……”

“珞珞你生我气啦?”

“……”

“诶……虽然还想再欺负你一下的,可是你再不出去,琥珀那小子就要和你叔叔对上了”

“!!”

“友情提醒,那小子的天分有点变态,这个是我也没有想到的,我相信面对空间属性的侵蚀,即使是你叔叔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吧”

“空间!不可能~”

“好啦,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嘛,可能不可能,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啦,其实有这么个强力的小家伙我倒是放心了很多的……好啦我送你回去吧,免得你的龙域遭殃”

“你……还会再出现么”

“那要看某头的心情啦~”

“……”

影子低下头,轻轻的在龙珞的额头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珞珞,我会一直看着你的”


“珞珞,替我照顾好你自己、照顾好我们一起创建的、珍视的一切,消逝并不意味着结束,死亡本身就是新的开始。从今天起,再没什么可以把我们分开了……”

龙珞含泪点了点头,模糊的双眼没有注意到青冥嘴角划过的一抹坏笑……
下一秒,笼络只觉得身体一轻,就被青冥一脚踹了出去………………

“珞珞,帮我好好教训一下琥珀那个不乖的小家伙哦~”


“青冥,你丫的!!!”
good1

TOP

下一秒,清醒了过来的龙珞便明白了青冥所言非虚,周围的空间充斥着浓度极高的空间属性魔力,而自己的身体则被琥珀抱在怀里……

此时,琥珀已经知道龙珞醒了,刚才看到龙珞表情难受才抱住龙珞的,现在放手也不是不放手又很怪异……

龙珞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这个纠结的小家伙,认真的考虑要不要真的按照青冥的说法啊教训一下他,算了……解决这个巨大的空间领域才是真的。

于是马上和结界外的龙吟取得联系,让他收回光明结界的包围,这个变态的空间属性领域,只能从内部破坏。

指导琥珀按照自己的做法暂时阻断了契约间能量的输送,自己则控制领域向高空移动,这么大的空间魔法如果硬是要去除怕还真的不是自己和叔叔能够解决的,为今之计,只有先让他远离龙域了

魔域那些家伙最近应该很无聊吧,要不要送他们一份礼物呢?

龙珞难得的露出少年人应有的顽皮,虽然他不能直接吸收环境中的空间魔法力量,但是这个领域魔法毕竟是他发出的,如果只是移动位置的话,他还是控制得了的。

20分钟后,巨大的金色蘑菇云在魔域边缘升起…………据说连五洲大陆都产生了轻微的震感。
1

评分人数

    • 惑之: 更新奖励虾米币 + 10 XMB
good1

TOP